阅读历史

第722章 谁家天下 107 长坂九郎的困惑

作品:战国福星大事记|作者:冬天里的熊|分类:历史|更新:2008-05-06 20:07:00|字数:3370字

几位家主现在都是支撑德川家的中坚力量,正因为性格能力不同才可以在各个方面发挥作用,不过也因此在面临重大问题时可能造成意见相左,这个时候就需要有魄力、有决断的主公出面了。

可是这个时候在场的并没有主公,不要说德川家康和德川清忠,就是德川几个年龄较小的儿子也不在,德川恒康更是寸步不离地呆在京都。这里有的只是屋子外面的一帮重臣们的家臣,他们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非但岂不到什么作用,反而有可能更加添乱!

在厢房侧屋里的这些家臣自然也听说了这件事,正厅里的争辩声不久也传了过来,这些人虽说没受过多少教育更兼是些血勇之士,借着那么点儿冲上脑门的酒劲儿也纷纷开始发表自己的意见!

一般来讲这个时代知识层次和阶级层次成正比,一个仅有一二百石身家还要置备马匹、装备的武士,自然不会有多少余力让孩子读太多的书。

声明逐渐转化成了抗辩,最终还是演变成了大声的争吵。

长坂九郎忠尚是一个拙于言辞的人,对于那些头头是道的理论实在是搞不太清楚,但在他执着的脑袋里却是只认准了一点:我们这些德川武士之所以落到今天这一步,那都是这个诸星清氏造成的!

听着那些夸夸其谈他越来越郁闷,怎么也不理解怎么就好像受了诸星家多大的好处?到最后他实在是忍无可忍,将一杯酒泼向了一个井伊直政的家臣。

片刻的愣神之后屋里的人都激动了起来,接着就是一场杯盘碗盏唱主角的混战,涨满血丝的眼睛加上嘶哑的号叫,几下之后所有人就都忽略了自己的对手是谁。

正厅里的十几个人跑过来才制止了这场骚动,作为直接引发者长坂忠尚被主公本多忠政一拳打倒,并受到了严厉申斥。好在大多数人也就是碰破鼻子之类的小伤,不过本多忠政还是替他向井伊直政道了谦。

井伊直政一方也并没有深究,只是说了几句这个时候更应该上下一心、同舟共济的话。总之这件事情就这么压了下去,几位重臣都没有太在意。

回到住所之后两位同僚看长坂忠尚还是有些郁郁,就出言宽慰了他几句,可是这几句“人在矮檐下”和“委曲求全”的话,反而更加使他心里堵得慌。他知道这怨不得同僚,怨不得主公,也怨不得井伊大人那边的人,可他还是有一种有力使不出的憋屈感觉。

过了午夜,长坂忠尚还是睡不着,索性穿衣服起来到处溜溜。守门的卫兵也并没有拦他,就这样他溜溜达达地来到了大街上。

非常巧的是一个推车卖酒的商贩经过他的面前,而那上面装得又恰恰是他喜欢的浊酒。此时完全沉浸在自己思绪里,掏钱买了一壶酒漫无目的地沿着大街走去,既没有注意到转瞬就消失在街角的商贩,也没有发现几个在远处黑暗里的人影。

“都是那个该死的诸星家!”长坂忠尚低声咒骂着从墙角站了起来,只是因为双腿发软伸手扶了一下墙。可就在这时一股凉风刮过来吹在脸上,他只感觉有一股火热的力量从胃部直冲了上来。

“哇~~~哇……”抑止不住这种晕眩加上恶心,他一扭身吐了出来,一片污物直向前面一处黑暗的角落喷了出去。

“汪、汪!”随着两声暴怒的急吠,一团黑影从那处角落窜了出来,逃到两丈开外后一转头对着长坂忠尚发出了一阵呜噜噜的声音,两只绿油油的眼睛里全是威胁与敌意。

“该死的东西!”吐过一阵长坂忠尚感觉嗓子一阵火烧火燎的难受,但头脑反而清醒了些。只是此刻满腔的怒火使他忽略了这些感觉,解下套在小指上的酒瓶放在身边一处窗台上,手缓缓地握住了刀柄。“一只野狗也敢耀武扬威,把我们德川武士当成了什吗!”

“汪!”见对手丝毫没有妥协的意思,那只野狗又叫了一声前腿放低微微伏下身体,两只眼睛从下往上盯着长坂忠尚,仔细寻找着进攻的机会。

“来吧!”长坂忠尚双肩微微向前探去,腰间的佩刀被抽出了三指的长度。此刻他感到全身都燃烧着一股战意,只想着把面前一切的阻碍全部粉碎。

“呜噜!”已经做好准备的野狗不想再等,后腿一蹬向前窜了过来,张开的大嘴里獠牙反射着月的清冷光芒,猩红大舌头上滴着令人恶心的口水。

“来得好!”长坂忠尚大喝了一声,心中隐隐有一种嗜血的冲动,右手猛地将佩刀横着向外抽去,眼睛已经盯住了野狗的脖子。

在长坂忠尚成年之前很久战争就已经结束了,因此上他并没有真正上过战场,但是从小刻苦的磨练使他在剑术上有着相当的造诣,东北荒野上的野狼和熊死在他手下的也不是一只两只。对于野兽的习性他相当了解,当它们跃起进攻时就是最薄弱的时候,关键就是从侧面攻击他的颈部,就像挥刀下劈的对手最易受到攻击的是腹部一样。

“嗯?”长坂忠尚迟疑地哼了一声,手中的刀竟然没有抽出来。

一愣之下野狗已经扑了上来,他只来得及侧了一下身子,堪堪让开脖子却被撞中了肩头,踉跄着退后了两步好不容易稳住身形,衣服却被狗爪子撕开了一个大口子。

长坂忠尚好不容易才想起来,这次因为随行队列的性质和仪仗队差不多,所以腰间佩带的并不是一般的打刀,而是用于骑兵作战的长太刀。这刀比平时佩带的要长上一尺多,难怪下意识中拔不出来。

“该死!”他又狠狠地骂了一句,不过这回是骂他自己。连自己用的武器情况都能被忽略了,上了战场不是经等着送死了吗?

长坂忠尚没有上过真正的战场,但是他一直认为自己毫无疑问是一个真正的武士,如果他能早生三十年的话,那将又是一段铁与血的传奇。既然是这样的一个武士,那么如此低级的错误自然是不能犯的,幸亏此时没有人看见!

“你就看看我的手段吧!”长坂忠尚重新摆开了架势,左脚跨前一步刀柄向下偏移三寸,刀鞘的尾部在身后高高地翘了起来。

“呜~~~汪、汪!”野狗虽然在第一次攻击中并没有达成目的,但是明显的上风却增加了它的信心,将舌头伸出来在嘴边舔了舔,向上一窜又扑了上来。

“杀!”长坂忠尚发出了一声短粗的呼喝,身体向前飞快地滑出了半米。一道半圆型的弧光在面前闪过,接着就是一片血雨。

“吱……吱……吱……”野狗躺到了地上,嗓子里的叫声变成了一种呜咽,四条腿有如打摆子一样抽搐着,脖子下面一道足有一尺长的深深刀口正在咕嘟嘟往外流着鲜血。

长坂忠尚伸手在自己脸上抹了一把,一股新鲜血液的腥热气味扑鼻而来,竟然奇迹般地使他不但头脑愈发清醒,而且精神也达到了亢奋的颠峰。

将手中的长太刀举刀面前,月光下野狗的血沿着刀锋的刃纹留下来,到刀锷处两股汇集在一起滴向地面。一把相当普通的刀,此刻却有了名刀般的森然。

这把刀自到长坂忠尚手里以后还没见过血,以前即便是骑马去狩猎大型的野兽,基本上也是使用的长枪和弓箭。虽然那也是武士上阵常用的武器,但是却远不如刀劈入骨肉鲜血迸溅的那种感觉。

说到底心境才是最重要的,从东北这一路出来长坂忠尚感觉自己真正成熟了起来。现在回想起来如果搁在半年前的自己,上了战场还真不知道能不能眼睛也不眨地从一个活生生的敌人脖子上割下首级,现在他相信自己绝对做得到。

长坂忠尚蹲下来看了看,野狗此刻已经停止了呼吸。刀口很深两侧的皮肉向外翻卷着,里面已经看到了颈骨,如果是战场上的敌人应该也会是一刀毙命。

“呼~~~!”站起来深深地呼了一口气,长坂忠尚感觉心情一下子好了很多。现在他想回去睡觉了,睡醒了再想想今后应该做些什么。

“啪、啪!”两声清脆的掌声从身后传来,虽然不大但是在这寂静的深夜却听得异常清晰。

“什么人?”长坂忠尚霍地转身横刀在面前,警惕地四下搜寻着。依旧是清冷的月色和空旷得街道,北风吹过不见一个人影。

“闻名天下的三河武士已经需要用杀狗这种事来展现武勇了,还真是了不起啊!”一个声音又响了起来,平静的话语之中带着明显的讥诮。

“藏头露尾又算的上什么英雄!”长坂忠尚怒而回敬到,但是后背却贴上了一面墙壁。此刻还无法确定周围是否只有这一个人,如何判断形势是武士基本素质。

“如果只是想见我一面的话,那么我完全可以满足你这个愿望!”随着这一声一个人从拐角处转了出来,缓缓地走到了两丈开外的地方站住。月光从斜上方披在他的身上,更增添了一种诡异的神秘感。

长坂忠尚向前踏出了半步,紧紧地盯住了这个不速之客。

___________________以下不算字数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冬天里的熊:见到了今天的成绩,感动得刚刚滴,眼泪哗哗滴,不敢言自己有什么号召力,实在是拜谢诸位老读者的捧场了!

看了一些评论在这里作一下说明,本书虽然用的“群穿”这一模式,但实际基本上还是主角一个人的冒险经历,很快那两个家伙就会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其实这么两人的出现只是为了引出一些分支剧情的线索,戏份还未必多过某件道具。

不过毕竟这是老熊第一次涉足玄幻,熟悉我的读者都知道一点,那就是我在YY的方面很多时候有些放不开。这在架空历史类型里可能说得过去,但在玄幻类里可能就吃不开了。

不管怎么样请诸位读者大大再给我一个机会,继续支持《福星魔法师异世界见闻录》,看一段时间再说!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722章 谁家天下 107 长坂九郎的困惑)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战国福星大事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青豆小说网(www.qingdou.net),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