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724章 谁家天下 109 你是……是你?!

作品:战国福星大事记|作者:冬天里的熊|更新:2008-05-08 20:00:28|字数:3433字

长坂忠尚继续走着,可心里越来越不塌实。这条曲曲弯弯的幽暗小巷,怎么看也不像是一个决斗的场所,说是发生谋杀的地点倒是更能令人感到信服。

“就算他真是要杀我,那也根本用不到这样的手段,也许真的是没有到吧?”看着前面的那个背影长坂忠尚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着,而且理由似乎还相当的充分。不过在这样一个气氛下走在这样一个环境里,除非心理素质极强的人都会有些惴惴不安,而他似乎算不到这类人里。

在此时的日本奈良也可以算得上是一座大都市,虽然比不上堺町、石山的繁荣,但是却胜在古老深厚的文化底蕴。可即便是如此“路灯”这样的概念毕竟超越了时代,何况是在这样偏僻的小巷里。

现在正是凌晨一点到两点左右的辰光,即便是走过一两条街,也未必能遇到一所透出灯光的房子。较为狭窄的街道使房屋的阴影,更多地遮蔽了本就不很充裕的月光,穿行其中四下里如有鬼影重重。

“也许这是我的一个好机会!”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长坂忠尚手摸上了刀柄,目光紧紧锁定了前面的那个身影。

正常状态下的过招自己绝对不是这个人的对手,这一点他非常清楚,那么在这样漆黑的巷子里又是从背后偷袭,把握自然是会大很多。达到百分之百了吗?似乎还是没有这样的把握。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机会,一个不用去死的机会!”如果能够不死那么就没有人自己希望死,长坂忠尚自然也不例外。

前面的背影还在不紧不慢地向前走着,甚至到现在大约已经走了10分钟,居然一次也没有回头看过。野武士的草鞋和长坂忠尚的木屐走在古旧的石头路上,发出轻重两种不同的声音,构成了一种简单的旋律。

看着那个背影,长坂忠尚忽然觉得自己很卑鄙,野武士虽然是自己的敌人但一直堂堂正正,不但没有对自己进行偷袭,甚至没有趁着自己不冷静的情况下痛下杀手。

“我是个武士,哪怕不能活着拥有武士的荣耀,那么至少死得要有一个武士的尊严!”长坂忠尚的手悄悄由刀柄上拿了下来,心虚地向四下里看了看,仿佛黑暗中已经有一双眼睛发现了自己的龌龊。

“到了!”前面的野武士突然停了下来,并且出言提醒了一句。

“哦?”长坂忠尚心慌意乱之下没有收住脚,险些撞上前面人的后背。

这是两条小巷一个交会的地方,不知是否有意一栋院落陷进去一块,这个小小的“谦让”使这里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空场。

只是这个空场未免有些太“袖珍”了,长宽都不过两丈出头,再怎么也是伸展不开拳脚,说起来还不如刚才的那个街角呢!

“这儿?”长坂忠尚有些发傻。

野武士依旧没有转身,而是走到一扇门前轻轻地敲了两下。“啪、啪。”木门发出了两声空洞脆弱的声音。可能是里面的人都已经睡熟了,许久也不见回音。

野武士又拍了两下,在长坂忠尚忍不住忍不住再次出言询问之前里面已经有人出言回答。“来了、来了……”伴随着应声左边的一扇门被拉开,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探出了头。“快请进,还以为您今晚不回来了呢!”少年显然认识野武士,看清是他后才将半挡在门前的身体让开。

“实在是抱歉,在街上遇到了一个朋友!”野武士随和地用单手作了个揖,笑嘻嘻地从不太宽的半扇门里挤了进去。

“那……您也快请进吧!”直到他让开少年才发现后面还有一个人,愣了一下习惯性地邀请到。

长坂忠尚有些犹豫,想不明白现在是怎么个状况,明明是一场非常严肃地生死决斗,为什么会不明白地到这么个低级小旅店似的地方来。不过既然已经来了总不能光在这里傻站着,至少要把这件事的前前后后弄个明白。

在跨进门槛的时候他下意识地一抬头,果然看到了一块因年代久远已经变得晦暗的牌匾,上面歪歪扭扭写着“和田屋”三个肥大的隶书。看来这儿就是一家低级小旅店,边上这个低头垂首侍立的少年应该就是伙计,而且极有可能是唯一的一个。

里面是一间不小的大厅,却只生着一个不太望的火盆,可能这两点都是老板为了节约成本所采取的措施。这个时节奈良不是人来人往的时令,而且往来朝圣的人一般都住在寺院里。

长坂忠尚注意到墙角处有一个人躺在那里,身上盖着棉被而且在暗影里,受到这番影响翻了个身又睡了过去。再四下里踅摸了一下,看来是除了野武士外这里唯一的住客了。

“老板已经去睡了,如果您没什么需要的话也早些歇了吧!”小伙计恭恭敬敬地跟在野武士的后面请示到,但实际的意思就是“请不要再找麻烦了”,可能还偷偷揉着惺忪睡眼打了个哈欠。

“已经这个时候干脆就不要睡了,正好我也难得有个朋友过来!”野武士好像一点也不理解伙计瞌睡的心情,自顾自走到火盆边找了个亮堂的地方坐下,把刀连鞘抽出来放在身边的地板上。“去热些酒来再弄几个小菜,我们要好好地聊一聊!”

“这……”伙计似乎非常的不情愿,还要想着再找什么理由推脱。可他突然看清了长坂忠尚身上那正式武士的服饰,身体本能地一哆嗦。“请稍后,马上就来!”说完他就向着后面一条窄小的走廊跑去,可能是去厨房了。

“坐吧!”野武士扯过一张矮桌摆在面前,向着对面的位置指了一下。

事到此时长坂忠尚也只有先坐下,不过还是忍不住困惑地问道:“你这算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等到早上再找个地方决斗吗?”

“决斗?有这个必要吗?”野武士反倒显得十分意外,诧异地盯着长坂忠尚问到。“我以前并没有见过你,你也并没有见过我,我实在想不出我们之间有什么非得见个生死的理由。即便是身为武士也没有必要一见面就彼此争斗,毕竟即便要死也得有些意义!”

“你难道不是德川家的仇敌吗?”长坂忠尚的困惑已经上升到了顶点,如果什么都不是自己有什么必要在这里呢?

“仇敌?……不算是吧!”野武士真的歪头仔细想着,好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当年我和德川家倒是也打过些交道,但好像也谈不上什么过节。对了,当年的本多忠胜我也见过,算是个了不起的武士!”

“那你叫我来这里是……”长坂忠尚终于忍不住直接问出来。

“放心!我和德川家虽然也谈不上什么交情,但是却也有着共同的敌人。”接着他又带着几分嘲笑地说道:“就算我真的痛恨德川家,那也是会直接去找德川家康的!”

长坂忠尚还想再问,可恰在此时小伙计从后面又转了出来,他只好压下满腹的疑问先住了嘴。小伙计凑过来,将托盘上的几样小菜摆在小桌上,然后就急忙着退下去不见了踪影。

两只满满地粗瓷酒瓶放在一小盆热水里,还有两碟小菜分别是盐水煮蚕豆和腌萝卜干,唯一的一道荤菜盛在一只大海碗里——撒了一些虾米皮的豆腐汤,应该也是昨天晚上剩下的又热了热。

这样的菜肴应该是那些贩夫走卒的伙食,摆在武士面前实在是有些失了体面,不过那个野武士到似乎不以为意,将一颗蚕豆放到嘴里仔细咀嚼着,好像还十分的享受。“如果不嫌弃的话,那么就请一起喝上一杯!”他从水盆里拿起一壶暖好的酒斟满两个人的杯子,瓶子上挂的水珠有一些沾在了袖子上。

“我只是想知道你作这么多事究竟有什么目的,还是明明白白地说出来吧!”长坂忠尚的手并没有去动那个杯子,他此时非常肯定这个野武士把自己引到这里一定有着特别的目的。

“‘明明白白’?这可是说得真好!”野武士突然大笑了起来,不过旋即意识到此时已经夜深人静又压低了声音。“一切要都能解释的‘明明白白’,那倒真是简单了。可要真是如此的话,当年信长公又怎么会死?已经天下在手的羽柴殿下何以败落?你们德川家又怎么让人像狗一样赶到了荒凉的东北?”

“你这个混蛋!”长坂忠尚怒而拔刀,他绝对不能允许有人对德川家如此侮辱。这是包括自己父亲在内无数德川武士用热血铸就的荣耀,怎么可以如此被诋毁。

“等等!”野武士比他更快,拾起手边的太刀向前一递,刀柄已经压住了他的腕子。“如果我说错了你尽可以指出来,我愿切腹谢罪。如果我说对了你不妨自己想想,你又做过什么来改变这一切!”

长坂忠尚的手没有放开刀柄,但是头脑却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不能不承认的是这个野武士说得虽然难听,但绝对是无可辩驳的事实,更可悲的是自己对于德川家这种处境毫无办法。

“你到底是什么人?”长坂忠尚已经记不起是第几次问这个问题。

“如果你真是这么好奇的话,那么我倒是可以告诉你!”野武士放下刀又拿起了酒杯,带着淡淡的微笑说道:“我的名字叫……加藤清正!”(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724章 谁家天下 109 你是……是你?!)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战国福星大事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青豆小说网(www.qingdou.net),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