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663章 程昱逼宫

作品:无奈三国|作者:问天|更新:2007-01-10 19:37:37|字数:4093字

“随我冲!”就在张飞冲往许都西门时候,许都的东门悄悄的打开了,大队的曹军在夏侯德的带领下,直扑张飞的大营。

张飞大营空荡荡的。夏侯德没费吹灰之力就冲进去了。虽然这种情况就在夏侯德的意料之中,毕竟此时张飞的大队人马都开往许都西门了。可是,一点点地抵抗也没有,还是让夏侯德有些疑惑。怎么那个张飞还真的倾营而出,一点看守营盘,看守军粮的兵丁也不留。这也太狠了吧。

不过,夏侯德对自己的任务还是很明确的,找到张飞大军的屯粮之所,放火焚烧!

但是!不等夏侯德下令搜营,战鼓雷鸣。早在夏侯德全军冲入张飞军营的时候,一支铁骑已经穿插到了张飞大营和许都城门之间。

那许都的城门官,见势不妙,早就提起吊桥,关上城门了。只留下夏侯德傻傻的等到对方敲响战鼓,这才知道不好。可这时节,早就晚了。

夏侯德怒喊一声,提刀领着军兵就往外冲。可等待他们的却是无穷的箭雨,夏侯德一马当先的冲了出去,他那武艺又不如吕布、张飞、赵云,就连张合、徐晃得功夫都没有。只挡得了一两只弩箭,随即就连人带马给射成了刺猬一般。

那率先跟随夏侯德跑出来的亲兵,也是落得了同样的下场。

立时间!随后而至的万余曹兵,就被这暴雨般的封锁震撼住了。而此时节,那些围着营盘奔驰飞射的铁骑也适时地喊道:“许都城破,即在顷刻!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投降!降者不杀!”

原本在张飞大军包围许都之时就人心惶惶的曹兵,在此时主将被杀,又被包围的情况下,全无斗志,那张飞营外往返飞奔的铁骑,在这黑压压的夜晚,更是看不出有多少。这种面临死亡的绝望,沉重而又无比巨大。此时节张飞军兵的劝降喊话,恰如黑夜中的一丝曙光。垂死之人的一棵救命稻草。

“我不想死!”不知是谁第一个喊出了曹兵众人的心声。刀枪落地之声,立即连成了一片。

对于收编俘虏,那在幽州军来说,那是再熟悉不过的流程了。一队兵马持弓警戒,一队兵马纳降。每次从营中放中百人收编。整个业务,熟练无比,只一营军兵,就解决了所有问题。

但是,张飞这回留下来的军兵,那可不止一个营的兵力。吴质推断许都城里还剩下三万兵马,那程昱行调虎离山之策,趁夜袭击张飞大营,焚烧张飞军粮的兵马不应超过两万。故此,只是这一路的分兵,张飞就足足留下了四个团的兵力。如今又一个营的兵力在收编俘虏,剩下的那些兵丁可也没闲着。全都在张飞手下大将乐鹏的指挥下,对许都城发起了攻击。

不过,这里的攻击虽然看似凶猛,却只是佯攻。看那许都城头的烈焰弹打来,攻城的兵丁随即跑开。待火势略小,随即再次冲上。

面对这种攻击,程昱虽然有所察觉,却也没有丝毫的办法。谁让程昱棋差一招呢。

虽说程昱并没有像吴质所料的那样派两万军兵出去袭营,只派夏侯德带去了一万兵马。可许都原本不过才剩下三万的兵马,少了这一万军兵的防守,那当然就有点捉襟见肘了。何况此时许都此时还不止一个东门需要防守,那许都的西门,还有一个张飞呢。

程昱暗自发狠:看来张飞他们是准备利用优势兵力拖疲我的军兵,从而快速破城了。现在只能硬拼了。等丞相得报回来就好了。

而此时,许都西门的战况,却比程昱估计的还要厉害。

那张飞领兵跟随着韩福退兵,一路杀到许都西门。那西门果然落下吊桥,开开成门放韩福进去了,随即就喊杀声一片,但是,张飞早有心理准备,自然不会率先冲进去。

早就准备好的兵丁,麻溜的就把那吊桥的绳索砍断,随后,那早就准备好的铁棍也全都塞在了千斤闸的滑槽里。卡住了千斤闸落下的可能,并取代了那些把守城门的韩福兵丁。

看到这里,那韩福在不明白计策败露,那就真成了傻子了。不过,那韩福要是真傻点,或者是脑子在快一点,那也好,就这么的装下去了,真的来一个献城投降,事后自然有他的好处。

可这韩福却有几分忠义,对曹操还是忠心无比的。看此情景,那真的急了。若是城门就这样被夺了,那许都可就完了。

心急之下,韩福看张飞住马城门之外,正在指挥兵丁入城,当即拉弓搭箭就射张飞。

虽说张飞的武艺早就到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地步。可此时,战场乱哄哄的。又是黑夜之中,韩福的小动作,张飞还真没看见。就连那弓箭的破空之声,也被那众多的弓箭声,喊杀声,兵器碰撞声遮盖住了。

等张飞发现,那已经彻底的晚了。只听“当”,“刺溜”,那支箭射在张飞胸口的护心宝镜上,一滑,随即擦出一溜火花,落在了地上。

关键时刻,还是幽州过硬的军工产品,救了张飞一命。不过,这也是韩福的弓力确实是差了一些,这要是吕布,怎么的也得让张飞不死带伤。

如今,那韩福一箭,连张飞第一层铠甲都没射进去,而那张飞可是穿三层铠甲的大将,而且张飞内衬的锁子甲,那可是专防弓箭的,那可就更无法穿透了。

但是,这一箭没要了张飞的性命,却激起了张飞的怒火。张飞当即大喝一声,向韩福冲来。丈八蛇矛飞舞,拦在路上的曹兵,纷飞四溅,转眼间,就冲到韩福近前,只一枪,就刺透了韩福的胸膛,挑韩福于马下。

可就在张飞刚刚杀了韩福,正准备领着众兵丁长驱直入之时。漫天火光,扑面而来。

最先倒霉的,就是那些正在堵着城门作战的曹兵。烈火从背后袭来,躲闪不及,当即就成为了一个火人。而张飞的军兵虽然看得见,可在后排兵丁不知道的情况下,前排军兵无法躲闪,还是有数十人被烈焰烧着。

那些火人,一时半刻还没死廖。哀号声凄厉无比,随即乱动几步,就摔倒在地上抽搐。形成人形的火墙。

闻知者,观知者,无不心惊。就连幽州军这样铁打的部队,看着火烧活人,也是有点胆寒。

那程昱向来严谨,如今很是恶毒的设下这么一个诈降之策,怎么能不考虑万全?吴质考虑的那些毒策,程昱都照行无误不说,这诱杀张飞的西门,更是做了充足了准备。

对于程昱来说,袭营不成,最多损失点兵力,凭着许都的城防,还是能打下去的。可这引诱张飞的西门,要是有了什么闪失,那许都可就真完了。

故此,程昱早就做好了被人识破的最坏准备,城门之后,早就准备了三十架烈焰神龙,在万一挡不住张飞的时候,就用火,堵住城门。

那奉命的夏侯恩,眼见张飞凶猛,无人可当,秉承程昱的严令,不管这里还有曹兵自己人在拦截张飞军兵,直接就是一通火烧。这才有了这么惨烈的情景。

面对那一条条纵横交错,永不间断的火舌,张飞也只能暂时避其锋芒,领着军兵退后。

而就在许都东西两个城门热闹无比,吸引了许都防御全部精力的时候,许都北门外,却有几十道黑影,在那曹军巡逻兵丁的灯火交错间,隐藏在黑暗中,悄无声息的溜入了护城河,不带任何水花,水声的,就凫了过去。

随后,三人一组,其中两人四手,互搭手腕,一人越起,向上一踩,那两个人用力一抛,一道身影就不带任何声息的飞上城头。

随即,一条绳索就垂了下来。紧接着,暗杀,悄无声息的展开,一队巡逻的曹兵,连一声警报都没来得及发出,就全被划破了咽喉而死。

灯火照样在闪烁,兵丁照样在巡逻,可人却已经替换成了张飞的特工队。很快的,随着战果的扩大,城门就被悄无声息的打开,吊桥也被静静的放下,早就隐藏在城外的大军,快马加鞭的就冲了进去。

此次吴质的作战方案,原本也只是将计就计,就是攻击许都东西两门的。但是,就因为吴质的不得人缘,张飞还是给了张六一个立功的机会。有了东西两座城门牵制,其余城门的防范就小得很多了。张六开开城门的可能性,也是增大了很多。

故此,也就通过了兵分三路的计划。而张飞带着全部兵马出营后,就在运动中,把兵马隐藏了起来,各行其是,齐头并进,结果却是张六这一路,率先取得了战果。

程昱正在东门督战片刻,觉得东门暂时无大害,正准备调兵支援西门的时候,突然有人来报,许都北门,西门被攻破,幽州军已经杀到城里来了。程昱当即大惊:完了。这算完了。

此时,考虑张飞军马怎么打进来的,已经不重要了,重要就是此时应该怎么办?

投降?

程昱没想过。忠臣不仕二主。程昱自打跟了曹操,就没想再跟别人。此时程昱想的却是如何为曹操善后。曹操的家眷可都在许都呢。

不过,程昱却也不为此过多担心。刘明向来仁义,而且,曹操他妹子还是刘明的小老婆。曹操一家子也与刘明有亲戚。不会有太多的为难。而且,如今城破,那幽州铁骑的速度,天下无双,就是护着曹操一家大小逃跑,那也是没用了,绝对跑不过人家的。

此时程昱最担心的却是刘协落在刘明的手中。

想当初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为得就是其重大的政治优势,以及快速聚拢人气,人望,实力的优势。但其弱点,却也在刘协身上,挟持天子,那可是十恶不赦之罪!

好在曹操外面还做得过去,只要刘协留在曹操手里一天,就没人能指证曹操,败坏曹操的名声,因为没有实证和苦主。可是这刘协要是落在了刘明手里,别说是指证了,那可是怎么说都行了。

到那时,那可不仅是争霸天下,功败垂成了,而且还要留下千秋的骂名。那可是程昱万万不想看到的。

程昱当即一面令人领军堵截张飞,一面就领军入皇城。进去之后,二话没说,直接就把刘协以及刘协的皇后曹氏,以及刘协的一干宾妃聚到了一起。

那刘协深夜之中被惊醒,不知何事。看着程昱一团杀气,心惊不已。浑身抖做一团。倒是刘协的皇后曹氏,很有几分胆色,指着程昱斥责道:“汝深夜入宫,惊扰圣驾。是何道理?如无要事,待我父归来,必请其治你重罪!”

曹氏乃是曹操的女儿。乃是曹操在杀了刘协的老婆之后,为了安抚住刘协,送给刘协的。那刘协畏于曹操,对曹氏也很是不错。夫妻二人,很是恩爱。此时,曹氏虽不明其妙,可却也看得出程昱的杀气,自然拿曹操出来挡横。

此时的程昱,面相其实并不狰狞,平静的很。只是其不喜不怒,看着所有人都像看死人的表情,在火把闪烁的光影扭曲下,却显得格外渗人,杀气毕露。

程昱待曹氏斥责完,很是坦然地说道:“皇上,皇后。今幽州逆臣刘明,自称天子。叛乱做反。如今已经打进许都来了。为了保存我大汉皇室的尊严,臣请皇上、皇后,以及众位宾妃升天,以免招逆臣戏辱。”

程昱很是平淡的语言,对刘协的杀伤力却是无比巨大的。危急之下,刘协慌忙说道:“爱卿。刘明乃是忠义之士。他之皇位。乃是朕禅让给他的。他如何会戏辱于朕。而今城破。爱卿若是保得朕性命。带朕见到刘明之后,自会封爱卿国公之位。”

如果您喜欢这本书,请来起点中文网www.cmFu.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663章 程昱逼宫)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无奈三国》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青豆小说网(www.qingdou.net),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