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369章 神秘少年

作品:司汉|作者:一梦千海|分类:历史|更新:2019-01-12 21:14:40|字数:4010字

灼灼地盯了曹泯半晌,桑仪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默默地起身,向着曹泯和曹静微施一礼后,便即退了出去。

桑仪有她的想法,对于今日之事,曹泯虽然不追究,但她自己却是无法轻易释怀。

战场之上,诡谲多变。敌人之狡猾,更不是她可以轻视的。

其实不仅是曹泯,就连桑仪自己,似乎也太过依赖她的声音武意了!如此发展下去,倘若他日,她失去了武意的帮助,或许便会变得一无是处。

“既然这样,那我就将武意修炼得如同涛涛江水一般,连绵不绝,永无止境!”

桑仪边低头行走,边默默低语。今日之事,与其说是一次失败,不如说是一次激励,这也让曹泯和桑仪两人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愈发的发愤图强。

桑仪正在低头行走,苦思修炼武意的方法,冷不防一道略有些轻柔的声音忽然响起在了她的耳畔。

“桑仪夫人,逐英十八,声音武意,天下一绝!今日一见,果不愧为当世最厉害的三大奇女子之一!要想将武意练得无休无止,可是难如登天之事,夫人有此雄心,实乃我道修炼者之楷模,在下敬服!”

这一连串的低语,一开始听在桑仪耳中,就如同少女般轻柔,待到最后一个“服”字落下,竟犹如暮鼓晨钟,震得桑仪耳膜嗡嗡作响,更是直透她的心灵。仿似一道惊雷,响起在她脑海,给她一种醍醐灌顶般的感觉,连带着她在修炼上遇到的一些阻塞之处,都好似变得通顺了许多。

“是谁?”桑仪低喝一声,向着声音传来之处看去。

只见一个年约二十左右的俊逸少年,穿着青衫布衣,身背长剑,双手背在身后,信步向着桑仪走来。行走在四周都是北魏将士的东关城中,竟好似无人能发现这个突如其来的陌生人一般。

只因为这个少年虽然一副江湖侠客打扮,却是给人一种无比亲切的感觉,看到他,脑海中情不自禁地就会浮现出自家弟弟的身影。

而在这种亲切之中,这少年身上却又奇怪地带着一丝缥缈出尘的气息,竟给人一种想要顶礼膜拜的冲动。

看到这个少年,无人会对他生出敌意。许多守军将士都发现了他,却没有人上去盘问,就好似有一个声音在左右着他们的意识,“没事,这个少年很乖巧,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可是,他真得一点也不危险吗?

“危险,此人极度危险!”桑仪心中警兆顿生,狠狠压下了那种“亲切”的感觉,冷冷看着少年。

精通声音武意的桑仪知道,这个少年方才对她所说的那些话中,所蕴含的武道真意,绝对不是普通武圣境可以做到的,至少,在她认识的所有人中,无一人能有他这般能耐。

如此强大的一个高手,虽然长得人畜无害,可要说他没有危险,谁会相信?

不过桑仪也没有轻举妄动,方才少年露的那一手,却也是镇住了她。虽然看不出这少年的深浅,但桑仪自问,绝非此人敌手。

少年越走越近,好似才发现了桑仪眼中的敌意,苦笑一下,摊手道:“夫人何必如此紧张,小弟方才的那番话,应该对你有些帮助才是,对待这种善举,夫人不应该说一声谢谢吗?”

桑仪不为所动,只是牢牢锁定少年。这个少年虽然看似没有任何危险,但直觉告诉他,绝对不能让他轻易靠近曹泯。

因为桑仪知道,这人若是突然出手偷袭曹泯,曹泯必死无疑!

在没有弄清此人来历之前,桑仪绝不可能放任他在东关城中闲逛。

见桑仪如此小心谨慎,少年似很是无奈。方才见到桑仪埋头思索,他便一时兴起,出手帮了她一把,没想到却是有些过犹不及,反倒让她忌惮上了。

少年郎思索了一下,忽然伸手摸向背上的长剑,见到这一动作,桑仪愈发的紧张,死死克制住了出手的冲动。

“夫人放心,在下愿将自身佩剑交于夫人保管,只求一见曹泯公子,还请夫人放行!”

说着,那少年竟真地将长剑取下,双手轻托,递到了桑仪的面前。

见少年如此诚恳,桑仪总算放下了一点戒备,但还没全然放下,只见她嘴唇微动,好像在说着什么,但却没有一点声音传出。

对此,少年似是早有预料,只管静静站于一旁,耐心等待。

不片刻,一道身影迅捷无比的从远处掠来,正是接到桑仪传音的孙悠。

方才桑仪将少年之事通知了孙悠,孙悠闻言,也知桑仪一人应付不了,于是丢下手中的事情,便赶了过来。

待来到近前,孙悠才发现,竟是一个年轻得有些过分的少年郎,难住了桑仪,怎么看这少年郎的年岁都不会比自己大,很有点邻家小弟弟的感觉。

“小弟弟……哦不,小先生不知如何称呼,求见我家公子所谓何事?”毕竟孙悠没有亲身经历过方才桑仪的那种醍醐灌顶,所以他对这个少年并没有那么大的戒备,反而笑着问道。

桑仪见此,微微蹙眉,但也没有阻止。

少年拱手向着孙悠施了一礼,笑道:“久闻幼若兄大名,今日一见,确是在下之幸。在下甘维,小字博衡,幼若兄若是不弃,唤我博衡便是!”

“博衡?嗯,好字!”孙悠手摇折扇,非常自来熟地来到少年的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观博衡年纪应该比我还要小上几岁,没想到竟然有如此深厚的武学功底,想来应该也非无名之辈,为何我却是从来不曾听过你的名声?”

“呵呵,幼若兄说笑了,在下从小便被师父收养在昆仑山,去年才奉师命下山游历,这大陆上,与我真正有交集的人,不超过十指之数,如此,在下又哪里来的名声可言!倒是幼若兄,不仅博古通今,才华横溢,更有一身傲视天下的雄浑武意,逐英榜上无你之名,倒是那逐英塔有些浪得虚名了!想来明年的逐英榜,应当会有幼若兄的一席之地,以小弟愚见,至少也要在前二十之位!”

甘维也是笑了笑,就好似孙悠是久违的兄长一般,闲聊了起来。

“哈哈,博衡说笑了,愚兄哪有什么本事,比起你这少年英杰来,愚兄当真是愚笨得很呐!”孙悠又和甘维恭维了一句,却是直接拉起了他的手,向着曹泯大帐走去。

这让一旁的桑仪看得直蹙眉头,也不知孙悠究竟是有什么打算,只得握着甘维的佩剑,紧随两人身后。

此时得空,桑仪趁机观察起了甘维的佩剑。

一般杀手用的佩剑与江湖游侠用的佩剑会有些不同,同样的君主,将军之类的佩剑,也会有很大的区别。

比如杀手的佩剑,一般会比较注重,轻,短,利这三个特点,有点像匕首,却又比匕首要长,也更为锋利。

而江湖侠士的佩剑,就要光明正大的多,三尺青锋,君子之剑,便是说得这种。

此时桑仪细看下来,甘维之剑,却是一柄极为普通的江湖长剑,没有丝毫的花哨,朴实无华。这种剑,放在一般的铁匠兵器铺里,三两就能买五把,根本就是大陆货色。

很难想象,甘维这样一个深不可测的大高手,竟然会用这样一柄剑!

对此,桑仪完全摸不着头脑,也不知甘维是想故意藏拙,还是有着其他的目的?反正桑仪就是不认为,甘维是一个如同表面那般人畜无害之人。

孙悠边挽着甘维往前走,边旁敲侧击地问询甘维一些他的情况,比如今年几岁,修炼了几年,有没有女朋友,喜欢吃什么东西,喜欢逐英榜上的哪些“明星”等等此类无关痛痒的问题,听得跟在后面的桑仪一阵无语,要不是打不过孙悠,她都有上去抽他一顿的冲动。

然而,孙悠的问题虽然有些无厘头,但这甘维竟是表现得相当的谦恭得体,无论孙悠问什么,他都一五一十地回答,甚至都不带一丝犹豫的。

“小弟今年二十,从小修炼,尚未婚配,喜欢吃清淡的食物,逐英榜上的人物……”

甘维的这番表现更是让桑仪感到惊奇,心中也不禁纳闷,是不是自己有些过于小心谨慎了?

此般气氛轻松地走了一段之后,待快到达曹泯大帐之时,一直在和甘维闲聊的孙悠,忽然笑眯眯地开口问道:“博衡贤弟,你所修的武意是什么,如今什么境界了啊?”

孙悠这一下问得很是突然,夹杂在他们的聊天之中,但这内容却是相当的敏感。

打听别人武意之事,是非常让人忌讳的事情,即使是相熟的朋友之间,也会有所保留,不会全盘脱出,更何况是他们两个刚刚才见面不久之人,即使再聊得来,他这么做,其实也是很冒犯的。

连着桑仪闻言,也是心中一怔,知道重点要来了。

正在桑仪期待甘维会有什么激烈反应之时,却见甘维竟是转头向着孙悠笑了笑道:“小弟如今是武圣三重境,所修武意乃是感知类的武意,也算是特殊武意,不过并没有强大的战斗力。当然,虽然小弟正面战斗不行,但若论起逃跑的能力,这天下间应该无人能与我比较!”

对自己非常善于逃跑,甘维好似相当的自豪,更没有要隐瞒他们的意思,浑然不觉孙悠此问有何不妥。

甘维回答得如此干脆利落,别说是桑仪了,连孙悠都没有想到。但他很快便反应过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错愕,也相当理所当然地道:“博衡贤弟能一下叫出仪姐和我的名字,应该对我们两个都有所了解,如此我便不介绍我们了,至于公子他们……”

孙悠欲言又止,甘维却朝他笑了笑,并没有开口让他为自己引见曹泯等人的意思,很显然,这甘维对曹泯和曹静,甚至是他们东关守军中的所有高级将领,应该都有过了解。

如此行为,难怪桑仪会直觉地感到甘维是个危险人物。

甘维如此不避讳他们,很显然,他也是有恃无恐。

“武圣三重境,难道他就笃定能在我们所有人的围攻之下,从容离去,他就对自己的实力如此自信?”

孙悠和桑仪两人同时心中疑惑,不知不觉便已经走到了大帐之外。

“算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有我和仪姐两人在旁一直盯着他,难道他还能耍什么花招不成!”孙悠心中发狠,竟是直接带头走进了帐中。

甘维始终保持着谦和的微笑,待跟随进到大帐之中后,看了有些错愕的曹泯和曹静一眼,也不等孙悠上前为他引见,便主动走上一步,笑着道:“甘维拜见曹泯公子,汝宁公主!”

注意此时用语,甘维所说,曹泯在前,曹静在后,这是不符合规矩的,按道理,曹静的身份要比曹泯高,甘维应该先拜见曹静,而非曹泯。

对此,曹泯虽然疑惑,但也不能追究,只以为甘维是不懂这些规矩,才会如此。

“甘先生此来不知所为何事?”曹泯也礼貌性地向甘维拱了拱手,问道。

孙悠没来得及和曹泯解释,但桑仪进帐之后,便直接传音给了曹泯,将事情简单说了一下。

知道甘维乃是神级高手,曹泯也要保持谦恭的态度,即使如他所说,他正面战斗力不强,但如此年轻的武圣三重高手,还是要让曹泯认真对待的。

“还请公子恕在下唐突,今日在下此来,的确是有要事禀报公子,另外也有一些私事,想要请教一下公子!”直到此时,甘维才第一次表情严肃了起来,认真地说道。

“哦?既有公事,也有私事?”曹泯站起身,却没有上前,还是与甘维保持了一定距离,这倒不是因为他忌惮甘维,而是怕桑仪和孙悠两人太过紧张。

“嗯!”甘维颔首道:“私事暂且不提,公事却是关于马世民,在下有马世民的消息!”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369章 神秘少年)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司汉》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青豆小说网(www.qingdou.net),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