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03章

作品:御龙魔卡师|作者:闪电飞豆|分类:玄幻|更新:2016-06-30 23:00:07|字数:4071字

“鬼鲛”和大秦的海船上,床弩的弩箭都暂时地一致对准了快速驶来的“独眼”的海船。

“嗡”一排巨型箭矢狠狠地扎进了“独眼”的舰群。不过箭矢气势虽强,却并不能给“独眼”太大的伤害。反而是“独眼”的黑铁弹击毁了好几艘“鬼鲛”的海船。

“‘神威’果然不愧于其名。”刘三通看着身前甲板上被铁弹炸开的破洞,感叹道,“就算是楼麟舰也禁不起它这么个打法。”

林枫深为赞同刘三通的说法,昨日有几颗铁弹就是从他身边擦过去的,他心中已经对“神威”产生了些许惧意。

“不行,我得给它一支刀弩壮壮胆。”刘三通从袖中拿出一小块木牌交给身后站着的一个将士,将士恭敬地接过木牌,碎步走进船舱。

不一会儿,楼麟舰的船头处射出一支弩箭,这支弩箭除了比一般的巨型弩箭更大之外,并无其他的特殊之处。不过,这支弩箭在即将撞上“独眼”的海船只是,突然从箭矢尾端弹起两根细长的刀片,刀片在箭头处相连,呈一个“丁”形。“丁”形弩箭撞上海船,刀片直接将海船截成两半,惹得楼麟舰上的大秦士卒一阵大呼“大秦威武”。

刘三通见刀弩如此凶猛,拍了一下大腿笑着说:“这刀弩果然好使。”

林枫头一次见到这样的弩箭,在觉得新奇之余,又不由得感叹那些能工巧匠的匠心独运。

不过,就像疯狗不会理会人们手中的棍棒一样,“独眼”的海船也不会因为刀弩而有所停顿,黑铁弹依然一颗颗的往这送.

“刘大人,为何不多发几支刀弩?”龟无涯的疑惑道出了大家的心声。

“剑神大人有所不知,刀弩是最近才被研发出来的,制作一支弩箭殊为不易,此次出海我也只是求得了两支箭而已。”刘三通叹了口气说,“若我大秦有大量的刀弩,又岂会容这些贼寇猖狂。”

然而不管大秦容不容的,气势汹汹的“独眼”已经将楼麟舰和“鬼鲛”的海船团团围住了。前一刻还是箭矢,铁弹满天飞,现在确实风平浪静,默契的和平。

就像厮磨耳鬓的恋人总会干柴烈火的爆发一样,这些暧昧坚持的海船也开始相互靠近了,长长的勾索就像温柔的双手,让恋人们紧紧相拥。海船的接舷板互相打在彼此的身上,有点水乳交融的感觉。不过楼麟舰显然比较另类,庞大的身躯使得海贼们只能顺着勾索往上爬。当然,身经百战的海贼们个个拥有敏捷的伸手,爬勾索自是手到擒来的轻松。

看着那些迅速地往楼麟舰上爬的海贼,刘三通却并未下令让士卒去御敌,反而是空出了甲板,只让士卒在船楼上死守。刘三通不急不缓地从腰间解下一只灰黑色的号角,凑到嘴前轻轻一吹,号角就发出了低沉的鸣响。这声鸣响不大,但对于林枫而言却堪比天雷,因为昨日就是它开启了血腥炼狱的大门。是的,与昨日别无二致的,从船楼中走出一个个手持巨斧,脸带铁面,身上穿着厚厚盔甲的武士。这些武士走过守楼士卒身边时,林枫甚至看到士卒的双腿在微微地颤抖。

恐惧!林枫并不为面对铁面武士时感到恐惧而有所羞愧,人类就应该将自己的恐惧奉献给来自地狱的勾魂使者。只有无知者才会无畏,而爬上了甲板的那些海贼就是无知者。铁面武士的巨斧开始摧枯拉朽地撕裂海贼们的身体,而海贼的弯刀只是在厚重的盔甲上碰出叮叮当当的响声。这不是一场公平的战斗,而是赤裸裸的屠杀。

人间炼狱再一次出现在林枫眼前,林枫虽然有些干呕,但比昨日要好的多。看看船上的士卒,也只是脸色有些苍白而已,显然昨日的血腥洗礼让他们的承受能力提高了很多。

铁面武士对舰船上海贼的清理很快就结束了,不过他们的眼光又瞄向了海贼的海船,鲜活的生命吸引着这些杀神纷纷跳向了海贼的海船。当铁面武士跃过十来米远的海面到达敌船时,又引起了林枫的惊呼,这种跳跃能力已经不是人可以拥有的了。

来到海贼船上的铁面武士如同虎入羊群,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巨斧又开始了新一轮的屠杀。不过人始终不是羊,在牺牲了大量的海贼之后,“独眼”终于做出了有效的反击。海贼们七八个人一起,用绳索将铁面武士缠住,然后绊倒在甲板上。只是这样却也奈不得铁面武士如何,一些拿着弯刀想要靠近铁面武士的海贼不是被巨斧勾倒在地,就是被斩断了脚踝。铁面武士即使只能转动手腕也让海贼们束手无策,而气力较大的武士甚至将缠绕的绳索崩断了,继续自己的杀戮。直到几个急红了眼的海贼将铁面武士拽入海中后,才带走了他们的噩梦。原本将铁面武士保护得严严实实的盔甲成了杀死他们的武器,沉入海中的武士根本没有生还的可能。也是在这时,人们才知道,铁面武士也是会死亡的!

海贼船上的铁面武士已经不可能再回到楼麟舰上了,他们只有尸沉大海一个结果。刘三通看着一个个沉入大海的铁面武士,却不见有丝毫的紧张。他的眼中甚至有一丝欣慰,像是为海贼们能发现一个杀死铁面武士的方法而感到高兴一般。

直到舰船上只余下为数不多的武士时,刘三通才让他们退回船楼中去。他淡淡的看着已经吞没了铁面武士的海面,叫过身后的将士在其耳边细声说了几句。将士领命而去,不一会儿从楼麟舰上升起一小股红色的火焰。

红色的火焰升起不久,“鬼鲛”的海船便将一个个皮袋子抛向了“独眼”的海船,袋子还在海船上空就被后发先至的弩箭射穿了。红色的液体从袋子里洒出,浇在了“独眼”的海船上,将海贼船染得分外狰狞。

“抛下鲸油袋,斩断勾索,”刘三通不慌不忙地下令道,“让我们离这帮贼寇远一些。”

“大人,是不是有什么事要发生了?”龟无涯皱着眉头问道。

刘三通看着天空中越来越密集的乌云,似是自言自语地说:“渤海的死神就要来了!”

死神来了,伴随着长笛的呜鸣而来。鬼鲛自深蓝的海水中浮现,一声声投入人心的鸣叫激起人们一身的鸡皮疙瘩,让人汗毛直竖,背脊发凉。死神来了,伴随着风雨雷电而来。鬼鲛从汹涌的海水中破浪而出,强健的鱼身上,百色的斑纹如闪电般在水面上划过一道道白光,摄人心神。死神来了,伴随着“神威”的怒吼而来。鬼鲛在黑色的弹雨中穿梭而过,一簇簇冲天而起的水花未能让鬼鲛有丝毫的停留,到时同伴身上炸开的血花诱发了他们本性中的疯狂,在将尸体啃噬一空后,才追寻着海水中浓郁的血腥味,朝猎物奔去。

鬼鲛由远及近,绕过楼麟舰和“鬼鲛”的海船,直扑被染红了的“独眼”的船只。一只鬼鲛从水中跃起,撞向了海船的船身,而后是两只三只,十只百只,直到形成一股股无坚不摧的洪流。在持续不断的强大的冲击下,那些在海中横行已久的海船开始出现了破洞,一个两个三个,慢慢地变成千疮百孔,然后投入海洋的怀抱。

落入水中的海贼被三五成群的鬼鲛围住,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只剩下了些许骨肉。那些挤在还未完全下沉的海船的桅杆上的海贼,面无人色地看着海水中的同伴拼命往自己脚下这点暂时的生存空间游来,冷不防地被身旁的同伴捅了一刀推下海去,茫然的眼珠被鬼鲛从脑袋上啃咬出来,进入了鬼鲛的无尽黑暗的肚腹。

海水中的海贼很快就被鬼鲛抢食一空,他们的反抗和挣扎没有阻碍到一点鬼鲛进食的速度。意犹未尽的鬼鲛在咬碎了染满鲜血的木板后,又瞄上了那些随着桅杆一点点下沉而一步步往上挤得海贼。在桅杆下打了一会转后的鬼鲛不耐烦地往四周散去,而后从不远处向着桅杆冲刺而来,在接近桅杆时破水而出,血盆大口咬住一直胳膊就拽入水中。每当有一个人被鬼鲛拽下,四周的鬼鲛就会迅速地游过来分食。它们在这个时候却吃得很慢了,往往还会让那个人多挣扎一段时间,就像是它们大餐之后的甜点和游戏似的。分食完一个人的鬼鲛,像贪心的孩子,马上又会朝另一个落入水中海贼游去。

过不了多少时间,沉船的未赶上再也见不到一个人,海水中也没有了一点碎肉残骨。鬼鲛在剩下的海船周围逡巡了一会儿,在听到又一声长笛的呜鸣响起后,才缓缓地向四周散去,消失在人们的视野里。

“轰”,一声雷响将人们从深深的恐惧中惊醒过来。雨滴从空中坠落,汇聚成线、成瀑,却无法冲淡海水中被鲜血染成的那一片腥红。天空吵闹起来,人心却寂静了。

红色的海面上,已经看不见刚刚那惨烈的一幕了,甚至连血腥味都不怎么闻得到。人们似乎也没有了起初的惊吓,除了脸色有些发白,竟没有什么不适。他们似乎忘了什么一般,只是知道鬼鲛来过,鬼鲛又离去了,仅此而已。

“它们果然还是跟以前一样。”刘三通看着红色的海面,语气有些激动的说。

“亲眼所见,比之传闻更为可怕!”龟无涯也感叹道。

“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些鬼鲛就单单朝着‘独眼’去了?”林枫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以后地说。

“我也有所不解,不知刘大人可否为我们解解惑?”龟无涯听闻林枫的疑问,也向刘三通问道。

刘三通哈哈一笑,却是反问龟无涯道:“剑神大人又如何知晓我能解惑?”

“刘大人此问便是答案。”龟无涯微笑着说,他本就是诈刘三通一诈罢了。

刘三通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了,也没有什么不悦,转而向林枫解释道:“这渤海的鬼鲛有两大习性,一是喜爱海狗的腥血,二是厌恶海鲸的肚油。”

刘三通只说了这一句就点醒了林枫,那抛洒在“独眼”海船上的就是海狗血,而楼麟舰四周放下的便是鲸油了。

看见林枫那若有所悟的表情,刘三通接着说:“世人皆知鬼鲛凶残嗜杀、狰狞可怖,却对它们的习性无半点了解,所以就愈发对它们感到畏惧了。”

刘三通扫了一眼身边的人,又望向远处的海贼船,说:“那些海贼正是利用了人心的畏惧才在海中为所欲为,横行无敌。但在我看来,也是山中一虎,洞中一熊,终究是力有其极的。”

“大人,虎熊亦不是常人可敌的。”龟无涯饶有兴致地说。

“剑神大人,我也是个凡人,我知道一个平常人的力量低微,但十个人,百个人呢?”刘三通看着龟无涯,笑着说,“再则,我认为人之根本不在于武力,而在于智慧,剑神大人你说呢?”

“刘大人说的在理!”龟无涯对刘三通拱了拱手,竟是要行一礼。

“剑神大人,您是要折我的寿呢,我如何受得起?”刘三通受宠若惊,连忙伸手阻拦。

“不不不,刘大人你的话实是于我有益,点醒了我心中的执念,受人一教,执人一礼,你当得。”龟无涯将礼行完,诚恳地说。

“剑神大人亦是让我钦佩。”刘三通也诚恳地还了一礼。

此时,“独眼”还剩余了三艘海船。“鬼鲛”将其团团围住,困成瓮中之鳖。当林枫以为“独眼”会负隅顽抗之时,那三艘海船竟撑起了白旗,而让林枫更感到惊讶的是,“鬼鲛”居然接受了。渤海的海贼不都是残忍狠辣之人么?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贪生怕死,变得心慈手软了?林枫一时想不通。

“北有‘鬼鲛’,而南,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独眼’了。”刘三通看着“独眼”剩下的孤零零的三艘海船感叹道。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03章 )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御龙魔卡师》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青豆小说网(www.qingdou.net),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