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第431章 终章: 一杯浊酒看长生

作品:不朽神纪|作者:月下独步|分类:仙侠|更新:2016-09-01 00:12:41|字数:5506字

王者,天地的宠儿!

每一位王者,都是天地之间的巨无霸的存在,几乎与天地同寿,万劫不灭。

斩道三刀十死无生,渡劫万不存一,真仙三灾,大罗九难,扶摇直上,方成王!

此为王者之路,每一步脚印,都是血淋淋的遍地枯骨!

王者,那是度过了种种的劫难,天地的考验,自身的磨难,踩踏着他人的尸骨,成就了无上的业位。

但是,一旦成王,那就不论是心智如妖,万般变化皆在心中,更是能够口出成谶,大道在心间。

陨落一位王者,都会出现天哭血雨,一日之间仙界居然数王皆陨,沉淀了万古的岁月,才仅仅一十八位王者,还有着其中一位被打落凡间,一位被镇压在八百里北冥冰河之中。

此刻连番五王尽殁,仙界的天定然百年血红,天哭血雨!

仙界最强大的圣王者,在这一刻万古波澜不惊的心境,除了炎帝那一次“叛乱”之后,这是第二次出现难得的波动。

其他的王者更是在远古第一狠人纵然以微弱之躯,生生的拼杀了两位王者之后,也开始波澜惊变!

王者,就像是天穹之中的太阳,早已经几乎不死不灭,即便是同境的王者,亦或者是数位王者联手,纵然能够战败一位王者,但是若是想要彻底的镇杀,那也是千难万难了,他们早已经掌握了大道,自身强大难以磨灭,这也是纵然在内心深处极为痛恨炎帝,但是圣王者诸王仍旧只能把炎帝镇压在八百里北冥冰河之中的缘由。

杀一位王者,太难了,要付出的代价也太大了。

然而,此刻,在远古那些狠人面前,王者居然就像是街边的大白菜一般,这般的不值钱了,这般的轻贱。

即便是远古那一场浩劫,狠人陨落,王者皆殇,但是那也是整整的耗费了无数年,最终力竭而亡!

大战整整数百年,不然也不会造成如今残破的封绝大陆。

也正是他们心乱了,才会担忧仙界的那一尊拥有着恐怖破坏力的炎帝破封之后与杨尘联手,才没有看清楚杨尘看似是要进入仙界,其实却是一直都在下界之中。

一座大阵,被杨尘彻底的从荒城的地下扯了出来!

一道道密密麻麻的阵纹数不胜数,四方延伸向不知何处的宇宙深渊。

远古神堂崩溃了,在大阵被扯出来之后便被弱水直接拍击而碎,传闻在远古出现,实则即便是荒古都存在的远古神堂,终于在这一个末世彻底的崩溃,连带着他的终极秘密彻底的成为了过去。

秘密终究是需要埋藏的,只有埋藏的秘密才会令人心生向往。

仙界耸立在天际之上,就像是在俯视着下界的上尊者,在冷眼看着世间变化,冷热自知。

封绝大陆的大阵,当初被远古那一个妖孽大大世最为的王者耗尽本源布置,此刻赫然封向了仙界,与此同时,紧随着杨尘以封神之名封印,瞬间涛涛的弱水突兀的就像是受到了牵引一般,出现了一丝丝,顺着这一座大阵的阵纹,向着仙界的四面八方就像是蛛网一般顺着仙界的界壁开始蔓延。

整座的大阵彻底的成了黑色,一条条黑的透亮的丝线,瞬间居然便已经密布了整个仙界的四方界壁,滔滔的弱水消耗一空!

仙界之内诸王彻底的沉静了下来,冷眼看着仙界之外的杨尘,眼眸沉静如水,随即讥讽的一笑,在血色的天空之下,开始回归自己的王城。

仙界一封,但是即便是掺入了弱水,也不过百载而已,对于王者这般的存在,一个小小的打盹就已经过去了。

但是百载之后,封绝大陆能够存在都已经成了问题,更何况失去了封绝大阵的封印,封绝大陆只会崩溃的更快。

下界已经彻底的没有希望了,荒古都彻底的毁了一颗世界种子,即便是圣王者这等老牌的王者都没有信心解开封天图之谜,因此他们不相信杨尘能够在短短的百年之内,甚至更短的时间之内能够解开这个隐藏了万古的谜题。

杨尘看着眼前的封绝大陆,一条条原本的裂纹瞬间开始崩裂,越来越大,纵然速度不快,但是杨尘却是清楚若是以前封绝大陆还有几十年的时间,那么如今恐怕只有一般了。

哪怕是杨尘把界魂放在封天图之中,甚至以封天图的世界包裹住整个的封绝大陆,也不能阻挡封绝大陆崩碎的趋势!

杨尘大为痛苦,入眼之处似乎没有什么变化,但是杨尘却是知道若说神灵之战之后断路接续了,那么此刻又恢复到了那个断路之前。

很明显,自己没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更是因此连累了他们白白赴死,自己更没有实现封天图的封神之举,同样没有保护下界免受无妄之灾。

杨尘的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掌心,鲜艳的血迹滴落,直接就像是一滴滚烫的热油,落在了雪中,四周皆塌!

甚至,杨尘有一种感觉,若是自己现在回到封绝大陆,整个的封绝大陆会直接崩溃,它太脆弱了。

杨尘踉跄的回到了封天图之内,父母走了,骷髅走了、灵儿走了,黑炭走了,残剑走了、蓝天走了、秦少宇走了,凤儿走了······所有人都走了。

无论如何想象,杨尘都觉得不应该是如今的结局。

“你到底缺少什么?”杨尘满脸的泪痕,像是自问,又像是在问封天图。

然而,没有谁能够回答这个问题。

杨尘枯坐在封天图之内,血剑就插在一旁,一层层的血气蒸腾,充满了凶煞。

这一枯坐就是数十年,转眼间,整个的封绝大陆彻底的分裂了,一块块的漂浮在封天图的世界之中,天灾不断,疾病横行,无数的生灵陨落,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庞然大物的仙盟都已经彻底的崩溃。

整个的大陆充满了惶恐,在天灾面前脆弱不堪,每流的一滴血都像是一根针一般直接扎在了杨尘的心口。

那上面,有着自己的家,有着一座叶城,还有着一座平北城,还有着一个柳州,有着药王谷······有着自己满满的回忆,但是看着无数的生灵死去,杨尘纵然有着王者的境界,却是根本不敢回去,因为他知道一旦自己回去,整个的大陆会毁灭的更快。

甚至杨尘都不敢插手,唯恐破碎的封绝大陆承受不住。

终于,封绝大陆之上最后的一个生灵也绝灭了,整个的大陆成为了漫天的碎块,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彻底的毁灭,或许就在今天,又或许就在明天。

“你到底缺少什么?”杨尘歇斯底里,满目赤红的吼道。

就在这时,杨尘的身旁出现了一道身影,他从葬地而来,本是葬地的一个鬼灵,原是霸山的青锋,他没有理睬一旁的杨尘,随即皱了皱眉一头撞进了血剑之中。

随即,早已经拥有着身体,并且还是真仙躯体的葬灵也是一头撞进了血剑。

紧接着,是北冥苍狼王、烈火嗜血蚁王,还有天蚕,这些早已经成了封天图的“土著”。

蒸腾的血气,映照了杨尘血红的眼眸,杨尘想要抓住什么,然而,最终却是什么也没有抓住。

在血剑之中,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骷髅、看到了父母、看到了灵儿、看到了黑炭、看到了所有。

“是我太自私了!”

杨尘赤红的眼眸突然一滞,喃喃自语的说道。

随后,他正了正自己的衣袍,看着四方依然就是一个世界的封天图,但是他仍旧不是一个完整的世界。

她始终在缺少着什么,然而,在这一刻杨尘终于明白了她究竟缺少了什么!

杨尘缓缓的抬起右手,没入了自己的腹部,掏出了一颗迷你的参天巨木!

“道树!”

“世界之树!”

“这个世界缺少的,就是他的脊梁!”

“从今往后,你不在属于我,而是属于整个封天界,不,是神界!”

“这就是你们临死想要告诉我的吗?”

“远古啊!那还真是一个妖孽的年代!”

“你们也去吧,这里就是你们的家园!”

杨尘亲手把自己的本源之基栽种在“神界”之内,他浑身的气机在急速的衰弱,蓬勃的生机更是在急速的散去。

就像是傍晚的落日,一蹦,就沉浸在海面之下了。

血剑,化成漫天的血气,四散开来,即便是封绝大陆崩溃的碎块,死亡之地的那一片仍旧存在的血色也在这一刻,彻底的消失不见。

被打残的刀剑交鸣之地、枯骨邪灵之地同样开始融入四周,除了洛州深渊地下巨大的从来没有被打开过的墓,曾被古传言那里是诸神的领地,诸神最后的荣耀!

转眼间,杨尘就像是凡人苍老了百岁,牙齿都松动了,然而,他却是发现封绝大陆的界魂消失了,但是独属于封绝大陆的那些碎块仍旧存在。

在这一刻,杨尘笑了,自己从小就是自信自己是要捶开仙门的,然而,后来却是想要着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然而,这一切都没有实现!

但是,此刻杨尘却是不在乎了!

“你来了!”

就在这时,杨尘突然说道,要说这个时候,原本的封绝大陆恐怕仅剩杨尘自己了,但是此刻杨尘的“你来了”却是又有人回应。

“这是该来的时候!”天师站在杨尘的身边,看着四周的世界,很明显,天师感受到了一丝的正在变化的异样。

“没想到啊,原来神界是这样的!一个真正的世界的确是需要脊梁的,就像是大厦的基石,就像是巨船的龙骨,怪不得仙界不出狠人。”天师不理会仿若是朽木的杨尘自顾自的说道。

“杨尘,本上尊可是准备了诸多的后手,比如慷慨赴死的卜泽,比如义无反顾的山河,还有你身上本就有的因果线,你的一切就是本上尊的一切,哪怕是整个的封绝大陆都是本上尊的棋子,只不过要看本上尊何时来取了!你看如今你步入了王境,本上尊就差一步同样步入了王境!”

“本上尊谋取天下,道师一脉颠倒乾坤,所谓何?还不是最终的‘帝’者终极奥秘?即便是仙界,本上尊也敢说,若是本上尊想要仙界大乱,也是仅仅的一个命令而已,或许你不相信,但是即便是嚣张跋扈的炎帝,即便是发现了道师一脉的秘密又如何?最终还不是被镇压在八百里北冥冰河之中苟延残喘?呵呵!哪怕是如今被你救出,但是仙界的大局仍旧是稳定如初!”

“其实你我皆是一类人,想要活出自己,走出自己的精彩,他人白眼当无视,留待春秋尽人评。你不得不承认这一点,要不然你被冠于祸乱之子的称号之际,也不会那般的不在意了!你怜惜苍生,而无苍生;敬神明,而坐神明!说到底修的不是一个‘逆’字,修士实在是自己!”

······

天师就像是一个话唠,站在杨尘的身旁絮絮叨叨的说个不停。

“但是你忘了一个人!”一直听着天师唠叨,倒豆子一般把整个帝国之乱、上宗之殇、百代祸乱之子,亦或是仙界的种种手段说出来,杨尘却是突然的说道。

“呵呵?谁?如今的整个封绝大陆恐怕就剩我们两个了吧?但是,本上尊可是仙界之修,并不受下界牵扯!”天师淡然的一笑,或许是压抑太久了,倒豆子一般把心中的一切全部说出来,顿时一身的轻松。

“荒蛮!”

杨尘轻飘飘的说道,紧随着就像是在印证着杨尘的话语,在“神界”的深处出现了一道身影,不是荒蛮又是谁?荒蛮仅仅只是遥遥的一望,便再次消失。

“他怎么还活着?”天师顿时脸色铁青。

“他本该活着!要说因果线,荒蛮的身上可是更浓郁,你说若是他到了你如今的境界会不会反噬?”杨尘似乎在疑问。

“你就不怕本上尊杀了你?如今的你可是一个废物,本上尊的一个眼神都能轻易的杀了你!”天师冷冷的说道。

“你不敢!神界终将成型,你还是静等着成神吧!那样,也不枉你道师一脉昔日承受的灾难。曾经我的师尊,纵然他不承认,但是他一直都是我的师尊,我师尊曾言见到道师一脉,话不多说镇杀之。颠倒乾坤,谋划万古,你所求的不过是在仙界为曾经的道师一脉出口恶气罢了!不过不管怎么说,曾经的道师一脉的确生出了那种歹毒的心思,即便是从现在你的身上都能够看得出。成为仙界第一位成神的存在,就够了!”杨尘颤颤巍巍的站起身,无目的的向着远方走去,苍老虚弱的声音传来,在迈过一个不大的土坷垃时,杨尘倏然转身,浑浊的眼神骤然极为凌厉的说道:

“你说的对,我们都是一类人,修的就是自己,曾经无缘无故被冠于‘祸乱之子’的称号,我很不爽,那么,就镇压你五万年!”

杨尘颤颤巍巍额走了,然而,怒火冲天的天师却是被突然出现的五指山彻底的镇压,仍凭他如何以大罗仙的修为挣扎却是硬是没有丝毫的效果!

“杨尘······”

-------------

仙界!

百载过去了,仙界的封印也消除了,但是当仙界的诸王再次出现之时,下界已经消失了,十几位王者寻找了原本封绝大陆所在的地方每一寸的地方,还有原本远古神堂所在的区域,甚至扩大百倍的距离,却是仍旧是一无所获。

一丝的蛛丝马迹都没有。

“圣王,封绝大陆定然是彻底的崩溃了!”摩罗仙王沉声说道,语音如刀,充满了锋锐。

“看这情况,封绝大陆的确是毁灭了,倒是可惜了,好好的一个界魂若是让仙界界魂吞噬,说不得还有一些惊喜的变化!”修占仙王说道。

“那么,那一颗世界种子去哪了?”

圣王者阴沉着脸说道,远古神堂蕴含着“帝”者的终极秘密,但是如今远古神堂毁灭了,那是因为有着更好的世界种子封天图,然而,此刻无论是远古神堂,还有封天图都消失了,封绝大陆毁灭了,远古神堂毁灭了,但是封天图绝对不该毁灭才是!

“传令下去,找!扩大范围!能不能开创神纪,能不能证道成神,能不能真正的不朽,就看能不能找到了封天图了!”圣王者厉声吼道。

远处,一身火袍的炎帝,看着失落、焦急、兴奋等各种情绪纠结在一切的诸王,嘲讽的笑了一声,瞬间远去。

仙界终究是那一个仙界,无论是阴谋之下的远古,还是如今的苍凉余晖。

-------------

一处不知名的空间,这里存在着一方世界,视为神界,这里是神灵居住的地方,不知有多大,不知有多高!

仅仅知道的这里有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山,有着一条血色的长河,有着亿万无数的生灵,有着太多熟悉的陌生。

这一座山上耸立着一座座的神像,上面居住着神灵。

有着神灵骷髅大帝、有着邪帝、有着启明大帝、有着魔帝、有着轮回大帝、有着秦帝、有着心帝······

不可谓不是众神齐聚!

此刻,在神界的一处,正有着几位存在,若有兴趣的看着下方的一个世界。

“尧策,东主大婚,万界齐贺,你说这一位被称之为仙界的下界,能够几人能够登上神阶,有机缘进入神界?”一位满头红发的少年有些好奇的打量着下界,向着身边的一位少年问道。

“看样子,估计也就那么一人而已?咦!还是异火成精!苍珥,你的火可是比不上人家啊!”尧策淡笑道。

“这有什么奇怪的,东主名言,万灵皆可成道!一株小草都能成王,一杯浊酒话长生,资质局限其实微不足道!”苍珥丝毫不在意的说道,“降下神阶吧,如今整个的神界都在庆祝东主大婚,到时候十几位帝者都会亲身莅临道贺,我等王者三阶也是有资格参加的,哈哈,到时候定然要喝几杯浊酒,传闻这可是东主亲自酿制的,一杯浊酒看长生!嘿,即便是本座注定成帝,但是提前看一看长生也是好的。”

一座神阶,骤然出现在仙界,刹那仙界震动!

神界的中央,有着一座界山,此刻宾朋满座!

“黑炭!”

“小杨子!”

“风景可好!”

“回首皆秒!”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点击右方的"收藏"记录本次(第431章 终章: 一杯浊酒看长生)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

喜欢《不朽神纪》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青豆小说网(www.qingdou.net),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