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

作者:郁雨竹字数:185万

点击: 141163  推荐: 1  收藏: 4

评分:0.0

最新:第883章 证据(2019-11-17 16:43:01)

读到:暂未阅读!

阅读目录下载本书收藏本书推荐本书

内容简介

周家的四哥赌输了钱,母亲病重,赌场的人还想让满宝卖身偿债。
村里人都说周家的宝贝疙瘩好日子到头了,老娘也握着满宝的小手哭唧唧。
满宝却手握系统,带着兄弟嫂子们开荒,种地,种药材,开铺子……
日子越过越好,嫂子们却开始忧心满宝的婚事。
“小姑,庄先生的孙子不错,又斯文又会读书,配你正好。”
“小姑,还是钱老爷家的小儿子好,又漂亮,又听话,一定不会顶嘴。”
满宝抿嘴一笑:“我早就想好了,就选被我从小揍到大的竹马白善宝。”
坑品有保证,已完结的作品有《林氏荣华》《重生娘子在种田》等六本书。

郁雨竹是一名出色的小说作者,他的小说包括:《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富二代修仙日常》、《林氏荣华》、《农家小地主》、《童养媳之桃李满天下》、《重生娘子在种田》、等,本本精品,字字珠玑,作者郁雨竹创作的小说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情节与文笔俱佳。

最新章节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全文阅读推荐地址:https://www.qingdou.net/book/78863.html

Tags: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郁雨竹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txt全集下载、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无弹窗、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最新章节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txt全文下载娇女种田,掌家娘子俏夫郎全文阅读无防盗

分类推荐

  • 亡妃归来:逆天凤王妃

    亡妃归来:逆天凤王妃

    她是东都双绝之一,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天枢楼楼主,亦是那由怨念而生,从地狱里爬回来复仇的恶鬼。她初尝情爱,却被情爱所累,最终变得人不人,鬼不鬼。大难不死,她决议远离情爱,却被情爱越缚越紧。望着将自己逼近角

    作者:陶小二

  • 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弃妃翻身:皇上,娘娘又有喜了!

    谁说穿越后宫就是圣宠不衰、六宫无妃的幸福生涯?她保证不打死他!“过来,朕不打你。”“放屁!”“渺渺,过来朕抱。”“谁信!”“苏渺,再不过来打断你的狗腿!”“皇上~~~”苏渺一睁眼就是冷宫的四堵灰墙,简

    作者:颜若倾城

  • 尚书大人易折腰

    尚书大人易折腰

    前世,谢元娘抢了姐姐的婚事,没落得个好下场。这辈子她想利用重生这个金手指从小户人家找个‘潜力股’,屡遭变故,皆是姐姐的手笔。在第N次亲事被破坏后,谢元娘双手掐腰,破口大骂,“谢文惠,你个瘪孙。”如是,

    作者:八匹

  • 猎户相公宠妻成瘾

    猎户相公宠妻成瘾

    (1v1猎户宠妻文欢迎跳坑)一个是现代任性娇气的千金小姐,一个是古代不苟言笑的打猎为生的猎户。一个是被救的人,一个是救命恩人。在这个审美观怪异的世界里,两人的碰撞会出现什么样的场景?谁说他憨厚呆闷笨拙

    作者:雨中柔情

  • 农门小辣妻

    农门小辣妻

    穿越成没爹有娘的农家小白菜一棵,夏雪晴表面很淡定,内心很崩溃,好在老娘彪悍,老哥勇猛,咱自己有手有脚有空间。于是,夏雪晴撸胳膊、挽袖子,一路爽歪歪的开始了开挂的人生。可是,那个温润如玉的夫子先生,怎么

    作者:夕红

  • 东陵帝凰

    东陵帝凰

    “嘶!疼……轻、轻点……”清贵俊美柔弱无害的少年世子耳朵被揪住,疼得他连连求饶。容颜绝世贵气端方的少女放开他:“以后不许再一言不合就杀人。”少年乖巧应下:“一定不会。”然而下次面对觊觎她的男人,乖巧的

    作者:一季流殇

  •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

    春闺秘录:厂公太撩人

    生于簪缨之家,嫁与名望世族。生前富贵尽享,死后荣显加身。旁人说起她,总感叹一句:真真是好命!没有人知道,她根本就不想要这样的好命!重活一世,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嫁给那个权倾朝野的……厂公!

    作者:平白兄

  • 娇妻种田:山里汉子安分点

    娇妻种田:山里汉子安分点

    白瑾重生了,重生到她嫁给那个阴戾男人的第一天。男人桎梏着她的脖子,声音阴鸷:“我没碰你,我对你没有感觉。”“别乱打主意,否则我砍了你的手。”“别看不该看的,否则我挖了你的眼睛。”面对动不动就要挖人眼,

    作者:江茶茶

  • 绣女锦途

    绣女锦途

    种田文规律不是斗斗极品,虐虐渣,发家致富就可以了吗?为什么自己小小年纪被人莫名其妙订了亲?既然对方大张旗鼓策划退亲,自己就在暗地里推波助澜好了,事情眼见就要成功了突然被叫停算怎么回事?高富帅就有权随便

    作者:雁来忆君

  • 拈花一笑不负卿

    拈花一笑不负卿

    大雨,她跪在殿前,做了她这一生最任性的一件事,一如当初她的父亲那样,只为一纸婚书。“我要嫁他,不论如何,我要嫁他,瘸了,瞎了,又如何,我只嫁他!”她抱着决绝的心思,求来的婚书,求来的婚典。——————

    作者:南酥青子